追蹤
長春國小說故事志工網
關於部落格
我們是一群長春國小的晨間故事家長,每週四早晨8:00-8:40在一、二年級的各個班級說故事,在這裡希望能與您分享我們的成長與喜悅。也歡迎有熱心、愛心、耐心的您,隨時歡迎加入我們說故事的行列。
  • 171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志工心得】上了一課!

文:蕃薯爸爸(原文刊載在96年長春國小家長會訊) 「上課」對仍在求學期間的孩子,一點都不陌生,這是他們天天要面對的功課。相較之下,我們這些「大人」,就對此感到疏遠。因為我們自認為「成熟」、「懂事」,哪需要再學習。 但是,自從加入學校故事志工的行列,我體會到「教學相長」的滋味。 一開始,我是誠惶誠恐,真不曉得該對一顆顆小蘿蔔頭說什麼來著。於是,只好拿出個人唯一的看家本領─搞笑─充場。RUN了一年,總算跟小朋友混熟了。走進校區遭到圍剿,被孩子拉拉扯扯不說;就連在學校周邊街衢壓馬路,照樣受到熱情的指認。那些小朋友都語帶興奮的告訴父母:「蕃薯爸爸耶!」 第二年站在黑板前,看著一張張新、舊面孔,我逐漸有了不同的反思。除了繼續把班上的情緒high到最高點之外(只要聽聽孩子在我面前是怎麼唱起國歌,便立即了然所言不虛),我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責任。這倒非如韓愈所言:「師者,所以傳道、授業、解惑也!」這方面的著力,是需由個個勞苦功高的老師展現,咱這種凡夫俗子,不得置喙。 然而,因緣際會,竟讓我在嘻笑怒罵之餘,認真地向孩子們講起道理。這實在不屬於我的本懷,但是,當下一刻,我則確認自己做了對的事情。 有一次,我用玩比手畫腳取代唱獨角戲。時間、空間有限,我無法讓教室內每位同學盡情發揮。「舉手搶答」是我當時想到的作答方式。在說明規則之後,現場手臂林立,「我」聲此起彼落,令人眼花撩亂,耳根不淨。 被點選到的,眉開眼笑;遺珠之憾者,怨聲載道。戰火就這麼被點燃了! 有個小女生被我邀請上台,還沒就定位,底下即傳來指責說:「蕃薯爸爸!她作弊,她提前把手舉高,所以看起來出手速度最快。」女主角也不甘示弱,立即口頭反駁,因此形成「妳作弊」、「我沒有」的短兵相接!甚至演變成一男一女拍桌對峙的局面。眼看雙方劍拔弩張,我出面將兩造輕輕撥開。 這是我「作秀」以來,未曾有過的場面,我困住了! 不過,倒底「薑是老的辣」,我忽然察覺「轉機」來了。所以,大聲喝令全班坐定,表情嚴肅地說起:「今天,你們可以忽略我之前任何搞笑的言語;但是,絕不能忘記底下我所說的話:我承認自己因為年紀一把、目光如豆,確實沒有能力判別這位女同學是否如眾人指陳的──矇混闖關。僅就我眼力所及,並未發現她有任何欺瞞行為。倘若她果真投機取巧,面對大家的譴責,終究會於心難安。眼前發生此事,我誠懇地請同學謹記:日後無論考試,乃至做人處事,務必遵守遊戲規則,千萬不要採取作弊手段,否則即便你贏得競賽,則正如成語『勝之不武』的意思,贏得並不光明磊落。 其次,我設計遊戲的本意是讓大家歡樂。如果為此而鬧得不愉快,實在是本末倒置,相當不值得!因此,兩位起衝突的同學,請答應我,事過境遷,一定要握手言歡。」 時間抓得很準,話尾一歇,鐘聲響起。級任導師恰巧入內,心想禍是我引起的,不能拍拍屁股,一走了之。我立即趨前,在緊迫的時限內,說明方才的插曲。從導師的表情看來,她似乎有點丈二和尚,摸不著頭腦。何況,她立即要處理某教育大學學生到該班參觀教學的事宜,要她清楚我說了什麼,實在是強人所難了!我點頭致意,匆匆離去。 一週之後,在講故事之前,我刻意先彎到該班,找到上禮拜互槓的男女學生,問明他們的確不再爭吵,整件事情至此在我心裡塵埃落定! 寫這篇回憶時,我滿心安慰,慶幸「意外」發生時,我能靈機一動,適時給了同學一堂「機會教育」。其他故事爸爸、 媽媽,想必能提出更圓滿的化解之道。只是,對我來說,這個偶發事件,更讓我上了寶貴的一刻!它使我親身體會,即使步入知天命、耳順、從心所欲之年,「大人」永遠還有成長的空間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